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ef357f0da49578778d9076bc47dbf0d0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

欢迎来到广州市荣祥运输服务有限公司

荣祥物流

荣祥物流 专注危化品及医疗冷链运输18年

广州市市属危运理事单位 业务覆盖全国各乡镇

货物跟踪

全国服务热线

400-856-2560
返回新闻列表页

造高质量物流服务新体系 迈向“物流强国”建设新征程

标签:物流运输、运输方式


  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,物流业发展面临的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而复杂的变化。自2018年12月份以来,中国制造业PMI指数连续三个月低于50%,虽然有春节因素影响,但是指数水平总体低于上年同期,表明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。受此影响,物流规模增速将有所放缓,一些制约行业发展的长期性、结构性矛盾将集中显现,结构调整阵痛持续增强,新旧动能转换相互交织,下行压力是行业面临的突出问题。

交通强国论坛.jpg

  不利因素

  一、国际形势影响市场预期。

  当前,世界经济不稳定、不确定因素增加,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对企业信心和市场预期影响不可忽视,国际贸易波动幅度可能加大,国际供应链体系将加快重构,对国际航运、国际货代等领域带来直接影响,也将对国内物流需求产生一定冲击。

  二、国内市场需求增速放缓。

  国内消费需求虽保持较快增长,但是增速有所下滑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多年来首次低于10%,且实物消费增速低于服务消费增速,直接影响到社会物流需求增长。快递业虽然仍保持较高增速,但是增速已连续几年呈放缓态势。

  三、物流成本高、效率低问题依然严峻。

  企业成本上涨压力依然较大。资金、人工、能源等要素成本增长较快。物流用地难、用地贵问题日益尖锐,特别是在特大型、大中型城市,服务国内市场的物流配套设施紧缺,拉高社会仓储成本。物流运输价格持续低迷,公路货运价格已经跌至近5年来最低水平。由于各种运输方式衔接不畅,中间环节多、损耗大,降低运输成本难度加大。企业物流成本分散在产业链各个环节,物流服务质量总体偏低,一体化解决方案设计能力和专业化物流服务能力有待提高。

  四、环保治理压力持续加大。

  随着污染防治攻坚战初战告捷,下一步将针对突出问题打好重点战役。按照国务院部署,运输结构调整将持续推进,2020年采暖季前,沿海主要港口和唐山港、黄骅港的矿石、焦炭等大宗货物原则上将改由铁路或水路运输。同时,重点地区将淘汰“国三”及以下排放柴油货车100万辆以上,“公转铁”力度将持续加大。柴油货车污染治理攻坚战进入实施阶段,以高污染高排放柴油货车为重点,将建立实施最严格的机动车“全防全控”环境监管制度。

  五、市场营商环境有待持续改善。

  目前,“放管服”改革进入深水区,行业治理难度日益增加,简政放权之后的放管结合、优化服务还有待深化和创新。物流业管理涉及部门多、协调难度大,与一体化运作、网络化经营的物流运行模式不相适应。近年来,各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,但存在落实不到位、推进速度慢、地方协调难等问题。新兴的“互联网+”物流领域出现的新问题,传统的监管模式已经跟不上时代需要,也对物流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出了新课题。

  有利因素

  一、物流先导作用逐步显现。

  当前,服务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近60%,物流业作为重要的服务产业,基础性、战略性地位逐步巩固,先导性作用开始显现。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将物流基础设施等同于水利、铁路、公路、电网等网络建设,进一步提升了物流产业地位。继全国物流园区规划之后,政府有关部门首次出台《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》,要求规划建设一批国家级物流枢纽。加快推进要素集聚和资源整合,充分发挥在全国物流网络中的关键节点、重要平台和骨干枢纽作用,实现区域物流格局与产业布局重塑,将有效支撑“一带一路”、“京津冀协同发展”“长江经济带”等国家战略落地,促进区域协调发展,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。

  二、产业链升级面临机遇。

  国际贸易摩擦对我国带来严峻挑战的同时也有重要机遇。我国产业链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,供应链掌控能力不足是重要因素。最近一期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供应链绩效指标(LPI),中国排名27位,与世界发达国家还有一定差距。全球经济已经进入供应链时代,掌控现代供应链体系是体现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标志,也是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应有之义。

  三、科技发展孕育发展新动能。

  新一轮产业革命、技术革命深入推进,成为行业发展的强大引擎。物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一些重大技术与产业深度融合,创造行业新业态,“互联网+”物流模式不断创新。数字经济引领创新发展,产业互联网深入推进,将改变传统物流运作方式和商业模式,行业新动能不断培育壮大。当然,面对新一轮技术革命,传统物流企业的观念转变和战略转型速度稍显不足。如何推动广大物流企业拥抱互联网,全面实现物流数字化、智能化改造,加入到智慧物流生态体系的构建,形成“数字驱动、协同共享”的产业新生态是下一步面临的新机遇。

物流运输.jpg

  “物流强国”重点工作

  一、做好国家重大战略的物流服务保障。

  适应“制造强国”战略,推进供应链物流创新;抓住“消费升级”战略,重点推进消费物流发展;围绕“乡村振兴”战略,构建农业、农村物流服务体系;根据“京津冀协同发展”、“长江经济带”、“粤港澳大湾区”和“长三角一体化”等区域协调发展战略,调整优化区域物流布局;顺应“军民融合”战略,形成军事物流和社会物流兼容、应急物流和平时物流兼顾的物流服务保障体系;构建符合“一带一路”建设需要的物流服务网络,积极融入全球供应链体系。

  二、推进物流业与相关产业深度融合。

  深入挖掘制造、商贸行业物流需求,寻找行业新的增长点。发展服务型制造,推进产业物流向社会化、服务化转型。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,建设产业物流融合发展平台,提供平台化、社会化、专业化的物流服务。

  三、引导物流企业转型升级和动能转换。

  鼓励物流企业通过兼并重组、联盟合作、上市融资等多种形式实现规模扩张、资源集聚,加紧树立行业品牌,培育一批实力雄厚、模式先进,行业领先、国际知名的大型物流企业。鼓励物流企业技术改造和装备升级,提升自动化、柔性化、可视化、智能化水平,提高运行效率和服务能力。打破传统产业边界,推动产业平台化发展,建立和谐共生的产业生态体系。

  四、促进物流降本增效向提质增效转变。

  进一步降低物流税费、通行、融资、用地、审批等制度性交易成本,发挥制度创新在降低物流成本中的重要作用。引导物流企业调整资源配置方式和运输结构,推动技术、组织、模式和管理创新,提升物流企业综合竞争力。

  五、加强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协同。

  科学规划和实施国家物流枢纽布局,明确物流基础设施用地属性,加大中西部内陆地区、大中型消费城市、重点制造产业集群的枢纽设施配套。

广州荣祥物流.jpg

返回顶部